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不曾湮没的辉煌

来源:文艺报 | 叶灵  2019年08月26日09:18

崤函古道石壕段遗迹

马鞍形的山梁上,寂静无声。行走在弯曲的小路上,两旁是一片片茂盛的庄稼。偶尔,传来不知什么鸟儿几声清脆的鸣叫,轻叩着周围偌大的寂静。

对于这里——位于三门峡陕州区硖石乡车壕村东南800米处金银山麓的崤函古道,我是怀着深深的愧疚的。作为一个喜欢历史文化的本地人,我本应早来拜谒。

站在山坡上远望,巍巍崤山耸立。两侧的山坡,满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在山谷底部,一条裸露着石脊的古道赫然映入眼帘。

这就是崤函古道。一片石灰岩的山坡,坑洼不平的路面上,两道深深的辙痕依然那么醒目。一簇簇酸枣刺倔强地从石缝里冒出来,葳蕤繁茂。

历史的车轮曾从这里走过——两道碾轧有40厘米之深的斑驳辙痕,还有一个个马蹄形的石坑,以及简陋的蓄水设施……这里,车马走过,军队走过,商旅走过,不知叠加了多少历史的印记,承载了多少朝代的变迁。

恍惚间,被时光凝固尘封的车轮声、马嘶声稀里哗啦地从车壕里纷涌而至,与如削的壕堑、深深的辙印混杂在一起——历史与现实瞬间在时空中颠倒错乱。

我轻抚着深深的辙痕,试图把遥远的历史记忆与眼前这斑驳的古道拼连在一起。

当黄河由龙门峡谷奔腾而来,一路向南倾泻而下行至风陵渡时,南边遇到秦岭的阻挡,北面则是中条山脉的堵截,黄河在此不得不拐了个弯,滔滔东去。黄河南岸,丘陵狭窄修长,其间沟壑幽深,正好成为一条天然的交通要道。古道便也自然形成。这里西有关中平原,东有河洛平原,北有晋南平原,曾是中华文明发源的核心地区——至少从2000到6000年前的新石器文化中期到宋代之间的4000多年间,都是中国政治、文化和经济中心。

高原丘陵之中,古道迂回曲折,其间险象环生。唐太宗李世民曾叹道:“崤山称地险,襟带壮两京。”如今,途经310国道硖石段时,仍能感觉山峰林立,道路险峻。

古道南临崤山,北近黄河,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扼洛阳与长安之间东西交通之咽喉,古代被称为崤函古道。崤函古道史称“两京锁钥”,为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更见证了豫、秦、晋三个文明核心区的文化交流。

苍穹之下,崤山壁立,黄河奔腾,崤函古道起伏蜿蜒其间。突然,一阵风从山梁掠过。古道的历史尘烟犹未落尽。

夏商时期,崤函古道便是东西文化商旅的交通大动脉。位于崤山的夏后皋之墓和周文王避风雨台遗址,依然鲜活着历史的记忆。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古代战争史上有名的“崤之战”就发生在这里。2600多年前,一大队晋国士兵在离此处不远的崤陵设伏,巧出奇兵,大败秦军。

经历了战乱洗刷的古道,到了和平时代,则更为繁忙。从朝廷百官到庶民百姓,从商贸运输到僧侣旅行,无不在这条古道上穿行——长长的商队,驮着丝绸、瓷器等,姗姗西行;西域各国的驼队也纷纷沿着丝绸之路,汇聚前来,络绎不绝。此时,城市之间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如同翻开一本厚重的史书,这条由战场、城池、关隘等组成的古道,见证了古代丝绸之路的繁荣与兴衰,大笔绘就了中华民族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沙漠、雪山、绿洲,时而飞沙走石,时而寂静无声。要想越过西域7000多公里的流沙与荒漠,绝非易事。就在这个时候,张骞登上了历史舞台。

从出发到返回,长达13年之久,这是汉朝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外交活动。因为,这次出使,张骞把一个词带到了汉武帝的面前——这个词就叫天下。

从长安出发,一路向西,穿过亚洲,到达欧洲,张骞完成了“凿空之旅”。汉武帝深谋远虑,却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不经意的一个决定却意外导致了历史上伟大丝绸之路的诞生。

到了东汉,雄心勃勃的班超从洛阳出发,沿着张骞的足迹,一路向西,远达罗马——这是东西方文明的第一次对话。接着,印度僧人沿着这条路,姗姗来到洛阳,佛教从此传入中国;唐玄奘也不辞辛苦,历时19年,跋山涉水,到印度求取真经,写下了《大唐西域记》。

从此,成百上千的人们沿着这条道路,蜂拥到了西域。使节的后面,是成群的商队。瓷器和丝绸、黄金和琥珀、僧侣与经卷,在这条道路上奔流不息,它们把一个个遥远的国家联结为一个更宏大的存在:天下。

这条古代互通有无的商贸大道,已成为亚欧大陆的交通动脉。

崤函古道的许多地段属于石质路段,比较难于开凿,在开凿工具落后的古代,人们却智慧地采用“草木烧石,冷水激淬”的方法,使之得以顺利开凿。人类文明进程的车轮从来是不会畏惧任何艰难险阻的。

如今,这条古老的丝绸之路还在,只不过已经被310国道、陇海铁路、郑西高铁、连霍高速等现代交通所替代。只是,丝绸之路被赋予了更为多元而开放的精神内涵——和平、交流、理解、包容、合作、共赢。

古代丝绸之路的作用主要是商品互通有无。而今天,“一带一路”的实施,交流、合作的范畴几乎无所不及,与世界利益共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贸易投资便利化和产业合作,还有少不了的人文交流。

眼前这段日渐斑驳的崤函古道,终将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被风蚀。但是,古道深深镌刻在山石之上,这条中原文化与世界文化交流最古老、最重要的文明传送带,早已成为一种文化符号。

一部中原史,半部中华史。在新时代,不沿边不靠海不临江的河南,发展的脚步蹒跚而缓慢,但这并没有阻止河南探索内陆地区对外开放战略突破口的脚步。2013年,全国唯一一个以航空港经济为引领的实验区获批了,郑州的上空从此日益繁忙起来。“一带一路”这难得的契机,让一座航空新都市一夜之间应运崛起。一箱箱鲜切花、车厘子、金枪鱼和服装,从这里进入国门分拨到全国各地;一批批中国制造的苹果手机,又从这里发往世界各地……世界一下变小了。曾经的一个航空小镇,如今已发展成一个近80万人口的航空新城,这成了带动郑州、河南乃至中原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引擎。

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都是一条川流不息的长河。圣贤老子沿着这条古道西行,在函谷关写下千古名著《道德经》,其中有云:“万物归焉而不知主,可名为大。以其终不自为大,故能成其大。”对于个人,是如此;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更是如此。中原儿女汲取着古老的哲学营养,注解着过去,畅想着未来。

站在古丝绸之路上的驿站,现代气息与厚重文化交相辉映,千年古城已焕发出迷人的魅力。黄河岸边,天鹅湖畔,崤函虢州。华灯初上,霓虹闪烁,灯光点缀的夜色璀璨夺目,气势恢弘。千年盛唐的繁华恍然浮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