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太姥山的召唤

来源:人民政协报 | 高洪波  2019年08月24日06:49

太姥山在福建宁德福鼎市境内,名气极大,可是我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屡次走福建,武夷山去过多次,然而就是没机会叩访太姥山。

为什么?没理由,只能说是缘分还不到呗,待到缘分一到,你想不去都不成。

记得去太姥山的日子:公元2004年2月17日。转眼竟是十几年前的往事了,那天我在自己的日记中这样写道:

“今日告别克家先生,99岁诗翁辞世,行前留一挽联给作协办公厅李一信主任:‘诗名动天下岁岁耕耘春秋常留董狐笔;淡泊度一生句句雕琢从此再无老恩师’。”

老诗人臧克家是《诗刊》创始人、老主编,又是我居住10年的邻居。他的女儿臧小平与我是同一时期成为《文艺报》编辑的,故而我有幸常面聆克家先生的教诲。他报过数次病危,在2004年的元宵节离开了我们,我随后即在浙江、福建两省出差,无法出席北京的臧老遗体告别会,“日记”记的便是当时的心境。

当时同行福建的还有电影《烈火金刚》的导演、小说家江浩,我们二人是被福建省文联的诗人叶卫平邀请专为中学生们讲授文学并制作录像带的,所以我当天晚上与中学生谈的就是诗人与诗品,克家先生是一个当然的话题。我举出克家先生的代表作《有的人》和《老马》,同时还把与他谈诗的一些记录与中学生们分享,效果十分好。

下面该说到与太姥山的缘分了。

按原来的计划,我们是从福州奔赴三都岙渔港,到那里观海景吃海鲜的,补充一句,江浩与我均是内蒙古科尔沁草原长大的,对海有一种天然的好奇。所以对叶卫平的安排十分满意,早饭毕即驱车上路,卫平坐在副驾的位置,可能连夜工作疲惫了,上车就打瞌睡,而司机小林又太过自信,居然直奔三沙,一个半小时过后,卫平醒来才知走错了方向,气得大叫,不过他毕竟是诗人,头脑灵光,说前面还有一处名胜杨家溪,值得我们观赏。

我和江浩一齐点头,说把大海置换成溪水,也不错,反正都没去过,走吧。

司机小林苦着脸继续前行,可能过于紧张了,几个路口快闪而过,其中有一处似乎就是杨家溪,高速公路是不准掉头回驶的,这一下杨家溪肯定去不成了,卫平此刻变成一只愤怒的小公鸡,“哇哇”叫个不停,正无奈间,前面霍然闪出一个路标:“距太姥山36公里”,我一乐,建议直奔太姥山,反正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水均是大自然的精华,何况太姥山的名气那么大!

就这样歪打正着,误走太姥山一回。

太姥山真的很神奇,首先“太姥山”3个红色大字就是中国作协老主席茅盾先生的手迹,这使我们平添不少亲切感,另外是奇石众多,有的如禽如兽,有的如仙如人,第一印象是进入鬼斧神工搭成的巨型盆景之中,远处峰峦,像仙人弈棋,如小童恋母,栩栩如生在正午的阳光下,诚如古人赞曰:“太姥无俗石,个个似神工,随人意所识,万象在胸中。”太姥山的石让人叹服,洞更神奇,我们走进葫芦洞,又穿过一线天,大石缝仅容一人而过,头顶阳光灿烂如金,而巨石或危或安地尽享阳光浴,同时把古藤任意抛掷下来,这一刻仿佛回到远古,又像在亚马逊雨林探险,在极仄小石隙中穿行时,有不少石孔可以援手,石孔生得十分古奥,与叶卫平探讨,估计是亿万年前海底生物蚀居的巢穴,沧海桑田变幻时方成为一孔孔石眼,望穿岁月与沧桑的石眼,留在太姥山中,也留下无尽的疑问与遐思。

在太姥山的奇石中遥想地壳变动造成的奇观,想象当年海底生物浮游穿行的情景,你想不开心都不成。

登山毕,到山下田舍间午饭,随便在露天处撑起小桌,吃些土菜饮些土酒,补充一句:把美景与美酒同饮的过程曼妙无比,惬意无比。远眺太姥山的峰峦,那白云缭绕下的石峰,那翠竹、古藤与劲松,仿佛在为我们的选择喝彩,心头闪现出4个字:“不虚此行!”把土酒斟尽,我们告别神奇的太姥山,微醺中感谢司机小林:“你犯了一个美丽的错误,无意中当了一回不起的导游!”

导演江浩一直没闲着,拿着录像机拍了不少好镜头,他后来制成一盘私密录像带,我在观看时惊奇发现:太姥山正午的阳光呈现出特殊的美丽,居然有“钻石光”闪现在我们的头顶,江浩说这是可遇不可求的奇景,是他当导演多年碰见过的第一次。

“钻石光”闪烁着,把太姥山的神奇与慷慨赠予给我们,一次偶然与必然的探访,一次冥冥中美丽的错位与选择,全被“钻石光”的璀璨与熠熠给总结、替代了。

所以我在自己的那页“日记”中最后写道:“原以为智者乐水的旅行,由于误走太姥山,变成了仁者。吃山间菜蔬,品乡间美酒,坐在太姥山的怀抱中小酌,人生一大快事也。便云:太姥山的召唤,想不来都不成!”

缘分,真是缘分,信不信由你。